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健康同行 > 正文

异人:引子_文学鉴赏_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22-05-15
导读:快乐总与宽厚的人相伴,财富总与诚信的人相伴,智慧总与高尚的人相伴,魅力总与幽默的人相伴,健康总与豁达的人相伴!

作品介绍:天生不凡,从小体弱多病,为了保护自己和家人,他毅然不悔地走上了异人这条不归之路。——为异人者,必有鳏、寡、孤、独、残等业报。灵异事件接连不断地在文理学院发生,浓烈惨重的怨气因何产生?迷失善性的女鬼能否找回自己?那年离去的人为何不复返?……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【引子】农历正月十五,元霄节。夜。月已满。大街上灯火璀璨,爆竹之声不绝于耳,人来人往,一派欢腾喜庆的场景。“娘,这么晚了,爹爹怎么还不回来?”这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,约摸五六岁的样子,一双嫩嘟嘟的小手握着一把拨浪鼓,小手转动,发出一阵阵清脆悦耳的响声。母亲董氏一脸慈爱地望着女儿,笑道:“婉儿啊,你要是困了就睡吧,你爹爹说不准何时才回来呢。”“不嘛,不嘛,不嘛!我今晚在街上挑了这么多漂亮的玩具,一定要让爹爹看看,好让他知道男儿可爱还是女儿可爱。”女童又闹又跳,拨浪鼓发出更为清悦的声音。“当然是你更可爱了,要不然,娘为什么生你?”董氏强作欢笑,心中却有些苦痛,成亲多年自己始终未给老爷添得一男。虽然如此,但丈夫对于女儿依然宠爱无比,只差当成老祖宗供起来。“赶明非买个好玩的飞车才行,只要有风吹过,它就会欢快地自己转起来,可好玩啦!”女童又想起这个,小脸上红仆仆的,如水如玉的双眼里满是小星星,显得十分向往,恨不能现在拥有。“好、好、……”董氏正待说下去,忽听院外传来“咣”的一声大响,接着,嘈杂起来。陡然,一股不详之感涌上心头,“好婉儿,快,快藏起来,快!”“是要捉迷藏吗?”“住嘴!”……月华如霜,夜色详和而安宁,偶有犬吠,此时夜已深了,人们大多已经睡下,新年的连辽宁省哪家医院治癫痫较好日劳顿折磨着他们的躯体,所以需要好好地恢复一下。“老爷到家了。”一个满脸媚笑的奴才,卑躬屈膝地扶着锦衣华服的中年人,笑着说道:“老爷,您真是不容易,逢年过节不知比寻常人累多少。”那中年人听了只是笑笑,在他的身后有着十几名汉子,皆是身着一层薄薄的单衣,春寒料峭,他们却没有一丝寒冷的样子。可见,都是身手非凡之人。他抬头看了一眼门匾:陈府陈府,河间府最大、最富、最美的府邸,光漆洁净的大门是由上好的木料制成,一天不知要擦上几十遍。门上还有两个引人注目的门把手,那是珍贵结实的美玉作成,只要轻扣门环就会发出声响,不知比歌女的美声好上多少,但却没人敢随便敲上一下——这是陈府!从上代留下的一个末流的府邸,成为一个最大的府邸,其中的辛酸只有自己最清楚,这一切多么的不易,便是黄泉下面也对得起列祖列宗。可惜的是,没有一子,这是最遗憾的事情。看来,只有抓紧时间娶房小妾了。想起这些,正要习惯的点点头时,感的到有点不对,门前的护卫们哪去了?欲要发问,忽然光漆洁净的陈府大门从里面打开了,可是,开门的并不是他熟悉的仆人,而是一个身着素衣,手里握着把剑男子,听他平静地说道:“陈荣清?”陈荣清身后的十几名汉子不知为何感到一种危险,转眼护住了主人,目光锁定了前方男子,而对方连看也未看他们。而刚刚那个低眉哈腰的奴才,浑身一抖,感到事情不对,四处张望了一下,正欲离开,却听到四面一阵整齐的脚步,抬眼望去——一排排官兵渐渐围住他们。陈荣清把一切看在了眼里,冷喝:“好大的胆!你可知这是何处?”忽然,门里传来一个阴阳怪气地声音:“陈老爷,果然是‘老爷’当久了,忒不把人放在眼里,让老奴在这里好等啊!”那个想要逃武汉哪里治癫痫比较好跑的奴才,这时透过灯笼看到了门内的一角,似乎想起什么来,眼睛顿时睁地斗大,嘴里念道:“严公公……”陈荣清和董氏及重要成员全都来到了客厅,众人感到了一种生死存亡的危机,此时偌大的客厅异常安静。过了片刻,严公公咳了一声,似乎很是享受之前的一切,这才捧起金灿灿的卷轴,提了个醒:“接旨吧!”“接旨?”陈荣清凝视着严公公,好像在质问。“哼!你可是在质疑皇上吗?”严公公晃动着手中的卷轴,似笑非笑,董氏赶紧拉了拉丈夫的衣角,陈荣清暂时忍下这口气,恭敬地跪下,郑声道:“草民陈荣清,率陈家一干人等接旨!”于是严公公,开口念道:奉天承运皇帝敕曰:国家施仁,养仕为用。尔河间陈荣清之子侄陈睿撰书三卷抵辱大清,经查明乃家主陈荣清授意所为,果有谋反之嫌。朕闻之大怒,特赐满门斩之,以绝后患,当场执行,不得有误。钦哉!敕命 清光绪十六年正月十五日 之宝严公公念完之后,得意地笑道:“还不快快接旨?”陈荣清下意识接过圣旨,看着金灿灿的圣旨,脸上的表情极度震惊,霍然抬起头,叫道:“严狗,你竟敢……”“质疑圣上,斩!”严公公厉声喝道,顿时,一把刀不知从何处飞来,刀光一闪,陈荣清的人头落地,他的表情尤保持着生前的惊状。一个长者趁机从地上拾起圣旨,发现了什么,“圣旨有……”可话还未出口,一把刀插入了他的咽喉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“一个不留,杀!”这是单方的一夜,客厅里眨眼间洒满了鲜血,陈府被团团包围,没有人能逃出去。严公公从里面一步步走出,院中也上演着行刑的一幕幕,他漠然看着这一切,不知不觉地走出陈府。回首望一眼陈府,默默打开了手中的卷轴——上面什么也没写。陈府的抵抗并没有多大效果,他们大多刚从新年的美梦中武汉中际癫痫医院治癫痫好吗 听患者介绍惊醒,当从现实中清醒过来时,屠刀或许已经落到了脖颈上。这些行刑的官兵显得异常兴奋,明亮的刀身从一个个鲜活生命的身体里抽出。可是,面对府里的几十名江湖好手时,他们就不够看了,几个呼吸就倒下十几人。就在这时,一道光亮刺进了正在战斗的人们眼里,同时,一位素衣男子进入他们的视野,他手里握着一把剑,在月光下,剑身上有层诡异的光芒。“你们,或走,或死。”他平静地道,仿佛在说着一件不以为然的事。这几十人带头的男子哈哈大笑:“兄弟们,只有战死的好汉,杀啊!”说着,人已经化作一阵风袭向前方,随后几十名好汉也跟着上前,尽管是死,却视死如归。素衣的男子叹息了一声,长剑如同没有重量一样的舞了起来,动辄间都有一条生命被收走。……杀戮又继续,他们肉眼看不到,其实每个含恨死去的人的身体里冒出一股浓浓的黑色雾气,慢慢飘浮到上空。随着死去的人的增多,结集的黑色雾气也越来越多。素衣的剑客,忽然停止了擦拭剑身的动作,陪伴他南征北战的宝剑居然隐隐抖动。他抬起头,似有所觉的看着上空。“啊!啊!……”喊叫、惨叫声络绎不绝,躲在某个角落的衣柜里的陈婉瑟瑟发抖,她透过柜子的缝隙朝往张望,看到外面,但本能却使她预料到危险的存在,所以乖乖的不出一声,只是眼泪流满了稚嫩的小脸。就在这时,这个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,身穿素衣的剑客出现在柜子前,透过缝隙,她只能看到一截面孔,还有眼睛,如同星辰般明亮。剑客看着,过了片刻,他的呼吸变得紊乱,声音似有点不平静了:“躲进去,天亮再出来,一定要记住,记住!”陈婉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去,默默将他的话记下来。……一行人马迎着夜色走在离开河间的路上,为首的正是严公公,他一路上哼哼叽叽,似是怎样才能发现颠痫不满,对着身侧闭目养神似的剑客不无埋怨地说:“秦彦先生,我们大半夜的赶什么路?”“我是为了你们好,若要休息的话,恐怖活不过今夜。”“哈哈……先生说笑了,敢问有哪个不长眼的,把注意打在老奴的头上?”秦彦似乎没有听见严公公这话,眼睛还是闭着,嘴里却道:“公公,我们可能走不了。”他手里的剑剧烈地抖动着,根本不受他这个主人的控制。严公公愣了片刻,正要开口,就在这时,一阵阴风袭来,接着,一下把他的顶戴吹落,身子在马上坐得不稳,“秦先生,保护我啊!我什么都答应你……”顿时,一阵阵拔刀的声音,只是风越来越大,而且这风冷得刺骨,好像置身于万年冰山之中。秦彦星辰般的眼眸里没有一丝慌乱,长剑以一种玄奥的招式在虚空比划,渐渐在四下形成剑阵流动,暂时恢复了平静。见此,严公公松了口气:“秦先生好本事啊,你放心……”“不要言之过早,我们还没有脱离险境,不信,你看看身后。”众人闻言向后望去,只见,一团团黑色的雾气不断朝他们一行涌来,并围住剑阵,要命的是剑阵的光芒在快速的暗淡下来。“秦先生,这……”“这是冤魂墙,看来,他们不会让我们离去的。”“他们?难道……”黑色的雾气翻涌,陡然变幻成人形,看去,竟然是陈府死去的众人的形态,里面发出声音:“呜呜呜呜……你们谁也休想逃离,休想……”说到这里,黑雾翻涌得起来激烈,一下催破了剑阵,众人眼前一暗,仿佛经历了漫长的时光,目光可视之时,发现居然重新回到陈府,只是这里充满了阴森恐怖的气息……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新作从今天开始发表啦,希望朋友们多多支持,感激不尽!\(^o^)/

关于我们 | 网站投稿 | 网站合作 | 联系我们 | 食疗网 | 营养网 | 养生网 | 菜谱网 | 早餐网 | 美食网 | 水果网 | 食品网 | 减肥食谱

夏至养生网(jkcp.oiiqz.com)告诉您: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健康生活 爱护自己

声明: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